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甘世安

除了太阳必须在那里,其余一切皆偶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夏季的童趣 (原创)  

2012-07-12 00:05:24|  分类: 那些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夏天,是孩子们的天堂。 孩提的我也不例外,而且格外喜欢夏天。

      夏天,是浪漫的季节,充满着各种可能,可触可见的世界宽广无垠。

      抓鱼,养鸡,逮蚂蚱,给兔子拔草,放鸭子,捡麦子,钩杏子,打酸枣,捡菜,偷菜, 游戏……..  很多很多快乐的事情, 我天天玩耍得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  离家不远虽有大河,但限于财力、人力、物力和自己的气力,从没机会去那里捕鱼。通常是寻找稻田间的小河沟,秦岭下的小溪流,堵截一段,舀去其中的大部分水,直到露出水底的鱼,再徒手一一抓获。收获的往往是大杂烩: 鲫鱼,泥鳅,黄鳝, 小蛇, 蝴蝶鱼, 鲶鱼,鲢鱼, 虾,鳖,乌龟, 螃蟹 ……… 

       夏天养鸡很容易。我养的鸡绝对没有粮食吃,因为连我都难以吃到粮食!但到处是鲜嫩的野草,到处是蚂蚱,到处是虫子。我的智商不高,做事虽执着但无节制,往往由于弄到的鸡食太多,往往将半大的公鸡、母鸡不是活活撑死,就是喂太多的蚂蚱、虫子而将它们毒死。

       鸭子更好养。不是带到溪边去游泳,就是赶到野外的田里去啄虫。

       我也养兔子,白色的,黑色的,灰色的。它们特喜欢吃一种含白色乳汁的草,但那种草采集量不大,所以就用别的草替代喂。兔子长大后,将家里的墙壁下打得处处是洞,甚至让我家与邻居家相连,惹出不少矛盾来。

       夏天也给人提供了比较丰富的食物。大院后面的逐级而上的层层黄土高原,大片大片的麦野,收割后遗留下许多麦穗,挨饿的我,是绝对不会错过那大好时机。我翻越一层层的黄土平原,捡拾一捆捆带杆的小麦,扛回家去开心地煮着吃。

       有时候,一边捡麦子,一边抽打野杏。运气好可以碰到个头蛮大的杏,很甜很软(绝对没有农药!),往身上蹭几下,权当干净了,吃下肚去,既当午饭,又可解馋,有时吃得肚子都要撑破了。

       最令我激动的事情要数逮蚂蚱。漫山遍野地,孩子们光着上身徜徉着,吼叫着,驱赶起一窝窝鸟一般大的蚂蚱,然后跟踪一只最大的,静悄悄靠近,做贼似地,屏住呼吸,生怕惊动它,然后将破烂的上衣闪电般扑下去,有时扑空,有时逮住。将抓获的蚂蚱用麦秆串起来,或塞进用麦秆编的笼子里。回家后,大部分喂鸡,晚上还会将活着的大个头蚂蚱放在蚊帐里做伴。

       最惊险的活动是偷菜。由于粮食不足,蔬菜的消耗量极大,但家里买不起蔬菜,只好去农民的地里偷。行动的时候主要有三个时段: 一大早,正午,夜间。事先去侦查,分析,判断,然后选定蔬菜品种与实施地点,再根据情况确定行动时间。过程很有意思,有神不知鬼不觉的,有迅雷不及掩耳的,有装作如无其事的,有声东击西的,有单干的,有合作的。我似乎不记得有失手的时候,因为如果一旦失手被抓住,后果是很严重的!

      惊心动魄的偷袭之后,回到安全的大院,便是阳光灿烂的祥和!

    “ 雪花膏……. 生发油 ……”   一个瘦瘦的河南腔的麻脸男子,以他独有的曲里拐弯的腔调吆喝着,引来一大群孩子,虽然几乎没有买家。他大约每隔一星期来我们院子一次。在他破旧的自行车后座上,安载着一个大棕色箱子,好几层,木头框架,玻璃盖子。里面有发卡,头绳,皮筋,护肤霜,冻疮膏等。很便宜,大多卖几分钱,最值钱的也不过一毛多钱。

      院子东头入口处,也有一群孩子,围着一个爆米花的。他只管爆别人端来的玉米粒,每锅收费两分钱。 记得那个爆米花的外人,手上有六个指头。我对其又好奇,又担忧。好奇怎么他会有六个指头,担忧他不小心会碰掉那个多余的指头!不过,爆米花的甜味不是来自红、白糖,而是糖精,所以爆米花的余味有些发苦。

      大院南门口,一个独臂老头,蹲在大筐子旁,总有卖不完的水果,或时令性的农产品。我尤其爱吃他卖的酸枣,二分钱一大捧。  晚夏,还有如今已经见不到的五味子,都是野生的,一串串的,五颜六色。

       隔三差五地,还有个吹糖人的来到我们院子,特别受欢迎。 似乎他也是个河南人,但记不起那人的摸样了,只记得那人手很巧,热乎乎的糖稀,瞬间在他指头与嘴唇之间形成千姿百态的鸟、兽、鱼类! 每支也就卖几分钱,但买家很少,大多数孩子只是围着糖人大口大口地吞咽唾液!

     实在忍不住诱惑,我回家去要钱。当看见母亲正一片片地把破布条,沾上玉米面糊,有序地贴在床板上,我欲言又止。母亲在准备纳鞋底的帮子。 那些年月,我家所有的鞋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。家里从没买过鞋。

      傍晚,父亲下班回家,带了葡萄或桃子什么的。母亲做好了茄子菜汤,还有什么我就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  饭后,爸爸开始用大脚盆洗全家的衣服,主要是我们孩子的衣服,因为第二天早晨我们要穿(我们没有多余换洗的衣服)。我们兄妹三个则睡在院子中央的凉席上,喝着父亲配制的汽水,吃着父亲带回的桃子,仰望着满天的星斗,幻想着长大后挣多多的钱,给爸爸妈妈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…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0)| 评论(1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