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甘世安

除了太阳必须在那里,其余一切皆偶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脆弱的儿时片段 (原创)  

2012-07-07 18:00:53|  分类: 那些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 我相信,世上的孩子都很胆怯,都很无助。所以,孩子十分喜欢带给其安全感的熟悉面孔。所以,孩子特别恐惧黑夜。所以,孩子非常害怕孤零零独处。   

     每天早晨上学时,我必然要经过医院后面的太平间。 很倒霉,太平间的门对着马路。每天中午放学时,必然要经过医院后面的那个太平间。每天下午放学时,必然要经过医院后面的那个太平间。每周六天,每天四次,必须经过那里,除了寒暑假。我很怕走那条路,但又无他路可走,除非绕好几里,对于7岁的我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 太平间常常传出嚎啕,晃动着的白色的披麻戴孝的影子,黑色的大棺材,鲜红油漆的里层, 还有似乎瞥见又似乎是我幻象的细节……… 所以,我一直躲避黑色的一切,甚至不喜欢大红色,尤其对黑红相间的东西,总是莫名的惊恐。大概潜意识里有棺材。

      虽然,下午疯狂忘我的参加各种游戏,追打嬉闹甚至斗殴,但到了晚上,太平间的阴森森幻影无可逃避地进入我的脑海。 那时候,人们没有什么大众娱乐,连看电影都要跑到几里路之外的部队或公社去。 大人们很疲惫,又饿又累,家家户户很早就熄灯了,黑暗中只有那些孩子们,瞪着大眼睛,睡不着,回忆到恐怖细节时,紧紧蒙住头,掩耳盗铃般的,尽力将危险隔离在被褥之外。 

      夜, 十分的静悄,死一般的沉寂。我家的宅区在城郊,偶有猫头鹰或别的夜鸟的啼叫,听得特别清楚。院子后面是荒野,半夜有狼和豺狗出没,嗷嗷汪汪地此起彼伏,听似遥远。偶尔,断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妇女的哭声,号子声,唢呐声,我猜测是与死亡丧事有关。每当这时,我不由地,拼命拉扯被子,尽力盖住脑袋。但是,唉,本来被子就是粗布的,兄妹三人挤着合盖,互相拉扯,早已破烂不堪,根本盖不住我的头。

      其实,别说被褥,就是睡觉的屋子,对于灾难什么的,起不了阻挡作用。那时候,所有的东西都制造得很粗糙。屋子里的地面是硬土铺垫的,窗户不严实,门也不厚重,且都是木头的,无论拴子,还是框架。屋顶时常漏雨。遇到狂风暴雨,屋内屋外,撕裂、咔嚓、噼啪声一片,几乎无处躲避。所以,孩童的我,不仅内心脆弱,我的生存环境更脆弱。

      迷迷糊糊中,遥远地传来时断时续的吆喝声:“ 倒尿……… 倒尿哩…… ” 那是每天凌晨来院子收尿的农民在吆喝。平房里没有厕所,只有痰盂,大清早农民来收尿,挨家挨户地收。 他们比公鸡打鸣还准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8)| 评论(10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